活在冰冷白茫茫的雪地裡,悶得久了,人的思緒就反而會變得敏感且色彩豐富。冰冷的莫斯科,創造了色彩艷麗、宛如童話般的聖瓦里西教堂。日本北海道,則是創造了色彩豐富的花田,還有顏色多變的日本畫以及優佳良織。

-體驗日本畫-

想要在北海道觀賞藝術,千萬不要錯過「後藤純男美術館」。後藤純男是日本非常知名的日本畫畫家,除了是東京藝術大學教授外,也是現任日本美術館協會理事長,被日本人視為國寶。所謂的日本畫,指的就是大約1千年前由中國傳進日本的「國畫」。中國的國畫主要偏向山水、且大多只以黑白濃淡來表現色澤。在傳進日本後,日本藝術家則開始引進各種繪畫主題與各種色彩。這些色彩的原料大多來自礦石,由於礦石本身並無黏性,因此大多是由礦石研磨成粉後,再以動物的皮骨提煉膠質並與礦石粉揉合,好讓色彩附著在和紙上頭。這些材料非常容易受到氣候影響,因此一幅日本畫的繪製非常麻煩,除了必須在室內進行外,每塗過一層顏料後,就必須等待其完全乾後才能再繼續下一步,也因此,一幅畫的完成,通常都需數月到數年。更誇張的則在於價格。由於日本畫的顏料都是天然礦石,有些礦石非常便宜,但也有些礦石非常昂貴,例如珊瑚、水晶、瑪瑙、青金石、土耳其石等等都是常用的顏料來源,而且這些色彩可能是其他礦石無法取代的顏色,因此日本畫本身的成本就非常驚人,成為藝術品後更往往變成天價。

以一幅後藤純男繪製的京都藍山雪景圖為例,長約3公尺、高約1.5公尺,目前售價約為3億日幣,相當於台幣1億元。後藤純男本身並非北海道人,而是出生於東京迪士尼所在區的千葉縣﹔然而,因其畫作非常受到歡迎,因此北海道人也特別懇請後藤純男協助與同意,讓北海道得以設立這所其專屬的美術館。目前美術館中主要只蒐集後藤純男的畫作,並開放展覽、解說與紀念品販賣。

在這些展覽的畫作中,經常可見後藤純男自己寫下當初繪製該幅畫作時的感想心得。例如一幅後藤純男到中國描繪的中國山水畫旁,後藤純男這麼寫道:「在日本作畫時,實際上一直有種修行的苦行僧感覺。從小時起要忍耐嚴寒、戰勝嚴酷的生活。正是這種生活方式,讓自己作畫時也要嚴格律己,始終處於一種緊張的氣氛中。然而,接觸了中國的事物、風景和大自然後,那種自縛感自然地消失,猶如被解放出來。所以,在中國取材的作品,是以一種開放感來創作的。」這是欣賞後藤純男美術館最讓人欣喜的地方。透過這個藝術品與畫家的心境描述,讓我們看到的不只是一幅美麗的畫作,更是一種創作時的心境與體悟,讓人可以用比較快的方式進入藝術家的思維與情境中,進而得到一種來自藝術的心靈觸動。

-體驗優佳良織-

要體驗北海道的熱情與色彩,千萬不要錯過「優佳良織工藝館」。優佳良織工藝館與「國際染織美術館」及「雪的美術館」同樣位於旭川市附近的山丘上,三館合稱「北海道傳統美術工藝村」。在這三館中,雪的美術館主要展示各種雪花結晶所呈現的工藝、攝影與造型之美,國際染織美術館主要展示世界各國的染織工藝﹔優佳良織工藝館則主要展示北海道當地的染織技術與成品,是三館之中最具可看性與藝術美的展覽館。

優佳良織是一種染織法的名稱,其所運用的色彩主要以北海道當地的自然景色為基礎,或者天空、或者草原、或者白雪、或者是晴朗、也或許是陰鬱,每一種色彩與造型,都能在北海道當地找到對應的自然景色,而這些景色化成紡織品後,呈現出來的就是一片片極富創意的布料,在將之化成衣服或皮包後,感覺非常天然且優美。

這樣的紡織方式帶著濃濃的愛奴族風格,也是北海道在逐漸消失的愛奴文化中,其中一項較能讓人親近與感覺愛奴原住民之美的文化,值得花點時間來觀賞。優佳良織工藝館、國際染織美術館及雪的美術館這三館相鄰,且三館的建築都非常具有歐洲城堡味,適合一起觀賞,三館共通入館券1400日圓。